Monday, November 12, 2012

如果我們不再見

如果我們不再見,大家會是如何呢?
或許不久後的某一天,大家在街上相遇,也已經是兩個背道而馳的陌路人了。

故事總在最不經意的一刻發生。
如果那一天沒有你的一聲問好,我們也僅僅是地球上的兩條平行線,
然而, 交集總叫人無法抗拒。

接下來的數個月,日以繼夜的切磋早已習以為常,
談天說地、 風花雪月、無理取鬧…周而復始,
一切都看似那麼的理所當然。

其實真的沒有什麼。

直到那一天,就在最毫無準備的情況下,
你竟然說。
很好。

其實令人難過的並不是你做了什麼決定,
而是當你發現有不足時竟然沒有提出,
而是繼續盼望繼續展望,
也終於讓你望到了。

或許你覺得是微不足道吧。

才發現原來是有那麼多的不足。
才發現說什麼做什麼也是多餘。

感覺就像,你正在建築一堵圍牆,
每天搬來一磚頭用以細心堆砌
你天真的以為,這不過是每天的例行公事。
你從不知道,心裡自私的一塊,
早已虎視眈眈想把這堵圍牆私有化。
然而,就在眼見圍牆將近築成之際,
它突然倒塌了。
這時的你才恍然大悟,
儘管你的磚塊是疊得多麼的密 ,
你竟然忘了把最底層的基礎給建穩。
這時的你才如夢初醒,
在你發現這一堵圍牆對你是多麼的重要時,
這項工程早已落在別人手中了。

所謂崩潰,原來是用以稱呼此般感受。

有如此反應,其實我也是始料未及,
原諒我沒有辦法自我催眠,
泥足終究不能深陷,況且,
你也已在跑道上二人三足著。

俗語說的好:
“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雖然,偶爾仍會奢望。

來聽歌。










假使你與我 不該再見面
幸福這麼遠 大可不眷戀
不管再愛哪個 都很快厭倦
獨對舊照片 貪之不厭

* 人亦很好 別人亦都很愛我
其實暗地 一直怪他不似你
每晚唉聲嘆氣 夢裡看不見你

# 如何能 和你就此不相見?
有時 還會恨
然後我有我生活 然後你再愛別人
如何能 和你認了不相襯?
有時 仍不忿
如若要愛你 是這樣靠天份?
這世上 除了我 誰能愛你
除了共你 可與誰熱吻?

得不到那個 一般最掛念
或許這麼說 大家好過點
只恐怕你與我 終於也發現
恨那日那天 不肯心軟

Repeat * # #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